更多

资质荣誉

内容详情

民营银行破解融资难题、助力实体经济的转型厚望

  

27日,首批5家民营银行均已成功获准开业,今后民营银行成长路在当下银行竞争日趋激烈,注册资本几十亿元、民营银行要想脱颖而出,需要迈过几道坎,才能不负社会各界赋予的破解融资难题、助力实体经济的厚望?
     价格战,如何破题“融资难”长期以来,我国银行业以大中型银行为主,大银行的特性使其天然愿意服务大客户,难以满足小微企业的需求。因此,外界十分期待民营银行带来的“新风”,能吹散困扰实体经济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多年的阴霾。首批批复的5家民营银行各有所长,目标客户紧盯个人和小微客户,获客渠道和业务模式正期待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。

刚获准开业的浙江网商银行背靠着阿里巴巴强大的电商背景,主打网络银行模式;上海华瑞银行确立“服务小微大众、服务科技创新、服务自贸改革”的战略定位;温州民商银行立足温州主打小贷……日前,前微众银行推出首个产品“微粒贷”,年化利率约18%,定价着实不低。作为一家未面向公众吸收存款、主要依赖同业授信的网络银行,价格背后还是资金成本的压力和风险的考量。对客户信息无法全面掌握的情况下,用很低的利率去覆盖风险.

专家认为,如何有效发掘潜在信贷客户并控制风险,是目前民营银行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。所有的网络消费信用和网络社交信用,都能转化为借贷信用。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说,随着今后民营银行进一步发展壮大,面对线上线下海量的用户,如何能够低价格吸引客户、实现普惠金融是摆在民营银行面前的一大课题。民营银行出生在最好的时代,各方面都已打好基础,可以嫁接互联网、可以专注于小微客户。民营银行发展需要有些耐心。当下,银行“躺着挣钱”的好日子一去不返,不仅银行间同业竞争激烈,而且网贷公司等一些非银行类型的金融机构,也在对银行信贷业务形成压力。最近一次降息,央行将存款利率上浮空间扩大为基准利率的1.5倍,利差逐步缩小。今年一季度,大行利润增速下滑到5%以内,股份制银行大多下滑至个位,民营银行前路艰难显而易见。都说船小好调头,民营银行积极抢滩“互联网+”,拓展了不少获客渠道。但与此同时,在注册资本有限、网点少、资金成本高等问题困扰下,如何确保持续的放贷能力成为摆在面前的难题。

首批被批复的民营商业银行注册资本不多,最高的浙江网商银行核准注册资本不过40亿元,而深圳前海微众、上海华瑞、天津金城注册资本30亿元、温州民商银行注册资金仅20亿元。同时,民营银行还面临着来自股东的压力。尽管各家股东看重的是民营银行的可持续增长能力,但资本追求回报无可厚非,不求盈利是不现实的。保障存款人利益、股东盈利、合规经营等多方压力袭来,民营银行能否坚持自己的定位,不走传统银行的老路,有待时间检验。不少民营银行正在找寻一条适合“民营基因”的特色道路。网商银行坚决服务“长尾”客户,关注广大的小微网商、个人创业者和普通消费者,特别是农村消费群体。
     金融的长尾市场有着巨大的潜力,5家民营银行远远不能满足。构建多元化的银行竞争格局,促进普惠金融的实现和发展,直面监管压力。在“互联网+”的浪潮下,民营银行的金融创新层出不穷,而金融监管既不能墨守成规,也不能忽视风险。互联网为我们创造了全新的融资模式,银行网点多功能正在改变,而这些呼唤着监管部门对制度进行补充,将监管方式互联网化。
     在民营银行与互联网高速融合的过程中,“远程开户”关乎网络银行业务落地、低成本吸收存款等问题,这使得不少互联网企业加大对生物识别的研发力度;但与此同时,由于实际应用中生物识别技术尚未成熟,“远程开户”风险未得到充分论证,监管部门一直没有对此“松口”。未来对远程开户要坚持标准先行,需要制定人脸识别技术标准和在此基础上的金融行业标准。尽快出台针对民营银行专门的监管政策。
     刚成立的民营银行这类特殊机构,应该给予特殊的监管政策,比如放松存贷比的监管、给予税收优惠等。民营银行在蹒跚学步的时候需要得到一定照顾,等学会走路即可去掉拐杖。